咿呀咿呀哟

The dull mind rises to truth through material things.

夜谈

我想起念高中的时候,在11点宿舍熄灯后,我和须经常蹲在宿舍阳台的洗漱台旁,聊到深夜一两点。舍友们都乖乖躺床上睡觉了,只有我们俩压低了声音在聊天。


我已经忘记我们聊天的大部分内容,但是我还记得,我们俩蹲到腿都麻了。腿麻了就站起来继续聊,站累了又重新蹲下去。总之,在那段日子里,我们又很多可说的东西。家庭、朋友、同学、学习;可笑的、讽刺的、有趣的、悲伤的一切,都是我们的聊天内容。我们可以从一开始的爆笑不止转变到结束谈话时的悲恸难抑。如果不是担心第二天上课的精神状态,我觉得我们可能会一直聊下去,回顾我们的一切,追溯过去,交流想法,直到无话可说。


我们边聊边注意宿舍里的动静,生怕吵醒了他们。有一次,s起床上厕所,看到我们还在聊,吓了一跳,让我们赶紧睡觉去。


究竟有什么好聊的?舍友不明白,我也想不明白。但是我们就是这么一直聊了很久,聊了很多个晚上。我高二时期的无数个深夜,几乎都被这个聊天项目占据了。


夜半的交谈,总令我感到愉悦。


四周都是寂静的,只有我们交谈的声音。黑夜笼罩了我们,还有卧床深眠的她们。我和须聊天习惯站的很近,鼻子之间的距离大概也就10多公分吧,所以在夜里聊天,我们能看到的只有对方和黑沉沉的夜色。


有时候月色很好,银白透明的月光穿过老旧花式的石窗,洒在我们身上,也铺满了嵌着白瓷砖的水槽。水槽是亮堂堂的。
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咿呀咿呀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