咿呀咿呀哟

The dull mind rises to truth through material things.

想发一下牢骚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所以如果有人真的在关注我的文章,那么这篇东西其实没有必要看。我没有选择跟朋友抱怨这个而是选择发在了这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,是因为之前已经跟他们抱怨太多遍了,所以实在不好意思再拿我的问题去叨饶他们太久。


我和我的舍友A日常闹矛盾。因为我觉得她太自我,总是要别人让着她。比如我们都觉得要开空调的时候,只有她一个人怕冷,她就要说“我觉得没必要开空调”。她不会因为别的舍友想开空调而多穿一件衣服。她就是这样。


我和她矛盾很多主要都出在开空调和空调度数到底开多高的问题上。


我是一个特别怕热的人,特别容易出汗。朋友说我出汗的时候可以拿盆来盛,虽然有点夸张,但是也差不远了。我大夏天真的能穿多少穿多少,基本不会穿长裤。但是舍友A不一样,很多人都觉得热的时候,她都会觉得冷。她也不会理解真的有人会热成那样。所以我们的分歧很大。其余的舍友则无所谓,他们没有特别怕热,也没有特别怕冷。所以基本只有我们两个人为了空调的事情经常闹得很不开心。


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关于空调的纷争,是前不久的某天晚上,天气忽然很热,我的棉被还没拆,我知道没进入夏天,这里的天气都是很不稳定的,基本可以确定这一波热潮过了以后还会转凉,所以不打算拆棉被。可是不拆棉被我晚上可能会热得出汗,我就想开空调。我就问可不可以开空调。其他舍友都觉得ok。但是……

舍友A:我觉得这个温度没必要开空调。

我:你觉得冷你可以多盖一点被子啊。

舍友A:那你可以少盖一点被子啊。

我内心os:我床上就一条被子了,我少盖条腿!

我说:可是我拆被子会很麻烦。

舍友:那我多盖被子我也很麻烦啊。

我内心:woccccccccccc,真的很日。我当时都快气哭了。

然后那天晚上我只好把我的棉被拆下来了。过了几天,天气转凉,我晚上也有点冷,但是我知道肯定还会转热,所以就忍着了,没有再把棉被装回去。


其实那天晚上的温度真的对普通人来说确实没有开空调的必要。但是我就是热,加上我不想拆棉被,就真的很想开空调。在这件事情上,其实也不能说我们俩谁错谁对吧,总之都是站在自己的利益上来考虑的,所以我真的不怪她。但是我情感上完全说服不了自己,所以我当时,直到现在都真的很生气。当天晚上我就找我朋友吐槽了这件事情。我说:她经常这样,她要怎么样就怎么样,别的舍友很多时候都持无所谓的态度。所以经常就是我和她互搏。然而很多时候我虽然有点怨言,但是我也不想把关系搞得很僵,所以最后其实我都会妥协。就比如开空调,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我在埋怨,然后她动手调到她想要的温度。而且我觉得我如果在她调好温度以后再去调一遍,未免太傻逼,太幼稚。所以我一般都是let it go了。


然鹅今天又空调就这件事吵起来了。我和她都打算补眠,所以上完课就回宿舍了。我比她先回到宿舍,就开了空调,22度。平时晚上(不开空调)睡觉差不多都是这个温度,或者比这个低一点。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接近我们晚上睡觉的温度,也不用多盖被子或者少盖被子。然鹅舍友A回来以后,就让我调到24度。

我:你不是要睡觉吗?我们平时晚上睡觉就差不多是这个温度啊。

她:空调的风和自然风不一样。我觉得太冷了。

我:那你想调多少度?

她:24度。

我内心:我可能会睡得不太舒服。

我:23吧。我觉得24有点热。

她没有再回复我。也没有别的动作。我以为她虽然有点生气,但是会妥协。但是,在我睡下以后(还没睡着),她调到了24度。我又气得睡不着了。我很想下床把温度调回来,但是我觉得这么做真的太幼稚了,所以只好作罢。


我们经常觉得两个人在互搏和忍让对方,其实都是因为,我们都只关心我们自己更多一些,双方都不想放弃自己的利益。我并没有比她好到哪里去,她肯定也觉得我很差劲。所以我经常觉得挺委屈的,虽然我能想通,但是还是难受。我朋友开玩笑地说我以前被宠习惯了。那么舍友A其实也是这样一个人,她肯定也是经常被谦让的那一方。我们就是性格和体质合不来。


除此以外,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她。其实当时还没有进大学的时候,只是加了新生群,我就注意到她了,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太喜欢她。我觉得她很多时候都有些戏精。可能从一开始,我的心态就没有摆正,所以在后来才会一直都对她感到很不耐烦吧。开学同宿舍以后,我又逐渐觉得她有点爱占小便宜,爱埋怨爱吐槽(不是那种开玩笑性质),所以实在喜欢不起来。


当然我自己肯定也有缺点,不过因为缺点是在自己身上的,我很难发现,所以我还是不太明白我哪里是让她特别讨厌的。


—————我的吐槽就在这里结束了吧。—————




我经常会用这样一些私人问题去问和我关系好的朋友,她们的心态比我成熟多了,而且她们是旁观者,对事一般都比较中肯,所以我觉得我咨询她们可以发现我自己的缺点和不足,因为我想变得更好一点。

我很喜欢这么做,我喜欢向我认为值得依靠的人询问看法,我觉得这会让我变得更客观理智一些,而不是那么情绪化。


我觉得很多事情没有发生口角的必要,但是我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,所以很多时候根本来不及考虑,我就会说一些不经大脑的话,过后又非常懊悔。因为其实我们和很多人的交集都是暂时性的,根本没有必要在双方的经历里留下不愉快的一笔。而且大家的年纪也都不小了,给别人说这些话根本没必要。其实我们对于对方来说都是nobody,又何必闹得不愉快?然鹅遇上紧急事件的时候,我却无法考虑到这些。总是嘴巴比脑子快。我从高中开始就有意识地让自己不要总是乱说话,但是总是长进不大。


就好比,有一个最近在网上认识的同校男生,他顺着游泳课的话题问我“身材怎么样”,我也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他,他这么问很不礼貌。然后说一大通,我说完,又觉得非常抱歉,因为我们其实都是陌生人,我这样说教其实也不会有多妥当,所以我一边跟他说他有多不礼貌,一边跟他道歉我不该以一个陌生人地身份对他说这些。我很纠结。


我的朋友告诉我,对没礼貌的人不需要有礼貌。可是我总是不太做得到,我性格怎么会这么龟毛?我的天啊!


在这个宿舍我也意识到,其实很多人的表面上的“好脾气”,也并不是好脾气,她们只是不关心、也不想介入和自己无关的事情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利己主义,不过我常常会因为她们的无所谓的态度和做法感到不爽,但是又很无力。


也许还是我的问题?

评论 ( 4 )

© 咿呀咿呀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