咿呀咿呀哟

The dull mind rises to truth through material things.

床上杂想

今天下午一个人躺在床上,忽然有点寂寞。

前几天舍友和我说:“你最近好像和xxx关系蛮好的。”我说:“没有吧。还好。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和谁关系特别好过。”

上大一已经快要一年多,我确实一直都没怎么有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。虽然一直都和大家和和气气地相处,但实际上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。我和大家根本聊不到一块儿啊!

日常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,都只能攒起来和以前的朋友聊。要找到一个笑点和你高度相似的人真的蛮难的——我一直认为,笑点大致一样的人更容易获得共鸣。忘了是谁说的:“发笑让共鸣变得简单。”所以我真的很珍惜和我笑点一致的朋友。和她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。我真想她们,又不敢问她们是不是也这么地想念我。她们不知道我的这个社交账号,所以在这里才放心地说一些平时不想直接说的话(我还是有点傲娇的毛病的……)。

上大学以后发现,我和大家的观念都不太一样,所以几乎没有表达的欲望。是不是我的要求太多了?是不是我的问题太严重了?我时常在想是不是我毛病太多了。也许我在他们眼里也很烦人吧,总是一副要抬杠的架势,哈哈哈。没办法,我的内心感受都在脸上,我也控制不住啊。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或者为不必要的事情浪费时间,我一般都不怎么说。毕竟大家都成人了,各自都觉得自己蛮OK的,说这些没什么意思,况且我确实没什么发言权。我只能尽量地不要变得那么燥(然而我还是挺燥的)。

乱七八糟不知道写了什么,思绪很乱。有很多东西想说,又不知道怎么理,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希望你们一切都好哇!

评论

© 咿呀咿呀哟 | Powered by LOFTER